吸食毒品海洛因人员的记忆力能恢复吗
来源: 毒品检测网   发布时间: 2019-08-06 23:43   29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毒品危害大脑是众所周知的,其中有一项大脑的功能是工作记忆,在当今先进科学技术的帮助下有望能恢复。

工作记忆

工作记忆是一种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和操纵信息的能力,它是高级认知功能的核心组成部分,同时,工作记忆损伤也是物质成瘾者的核心特征。在已有研究中发现,香烟、酒精、可卡因、大麻,阿片类药物等成瘾群体在工作记忆任务中都表现出工作记忆受损的现象,具体表现为成瘾者在完成n-back任务时,反应时更长,正确率更低。这可能与长期的成瘾物质滥用导致成瘾者与工作记忆相关的脑区受损有关,如前额叶皮层(PFC)、海马(HIPPO)和杏仁核基底外侧区(BLA)。

 

同时,工作记忆容量对药物使用行为具有一定的预测作用,工作记忆容量较低的个体,其药物使用的可能性会更大,而具有较高的工作记忆能力的个体可以抑制与药物有关的记忆联想反应,并应用一种或多种认知处理策略来成功地解决相互冲突的目标,从而减少药物使用的风险。个体在工作记忆能力上的差异能够调节认知动机过程与(未来)物质使用之间的关系。比如,工作记忆容量较低的学生,其内隐的积极唤醒认知能预测一个月后更强的酒精使用行为,工作记忆容量较高的学生,其外显的积极唤醒认知则会预测一个月后更强的酒精使用行为。

 

随着对成瘾人员工作记忆损伤研究的深入,目前对工作记忆损伤的可恢复性问题也引起了研究者的关注。研究发现,药物成瘾人员的工作记忆通过药物治疗能够得到改善。比如,通过服用莫达非尼(modafinil)或者利凡斯的明(rivastigmine),可卡因依赖者的工作记忆是可以得到改善的;青少年吸食大麻者的语言学习和言语工作记忆较差,在戒断三周后有所改善。然而有的研究却发现与对照组相比,可卡因依赖组在早期戒断时认知能力、注意力、言语记忆和学习任务均表现出明显的缺陷,大部分的认知障碍在戒断四周后仍然存在,表明通过戒断其注意和工作记忆等认知能力没有恢复。

 

由于当前对于药物成瘾个体工作记忆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可卡因,大麻等,而海洛因作为我国一种较为普遍的成瘾药物,目前尚缺乏对其工作记忆的系统研究,了解海洛因成瘾者短期的戒断恢复情况对后期的治疗方案的确定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因此,为了探讨短期戒断时间的海洛因成瘾者的工作记忆损伤以及其恢复情况,本研究采用n-back任务,以正确反应的反应时和正确率为指标,考察海洛因依赖短期戒断者工作记忆刷新能力是否会有所改善。有研究发现经过3个月左右的戒断时间,药物成瘾者的注意控制能力依旧存在损伤,经过6个月左右的戒断其在威斯康辛卡片分类测验中的表现依然不能达到正常人水平。

 

经过两年的戒断时间的海洛因戒断组在反应时上能够较好地解决冲突,但是在脑电成分上依旧存在损伤,经过四年的戒断时间,药物成瘾者的注意控制能力基本恢复至正常水平。因此,我们认为对于短期戒断的海洛因依赖者,其执行功能依然存在损伤,并不能得到显著的恢复。综上所述,本研究假设:(1)在三种负荷条件下,三个月戒断组和六个月戒断组在反应时上显著长于正常组的反应时,在准确率上显著低于正常组的准确率;(2)在三种负荷条件下,三个月戒断组和六个月戒断组在反应时和正确率上没有显著性差异。

 

从甘肃省某戒毒所选取67名男性海洛因戒断者,其中戒断时间在三个月的戒断者34名(进入戒毒所之前需要经过两个月的生理脱毒,因此第三个月是他们正式开始戒毒所戒毒生活),平均年龄41.56岁(SD=8.69岁),受教育年限7.91年(SD=3.5年);戒断时间在六个月的戒断者33名(在以往研究中一般把六个月之前称为短期戒断),平均年龄44.79岁(SD=7.76岁),受教育年限7.83年(SD=3.67年)。

 

所有海洛因戒断者都符合DSM-IV阿片类药物诊断标准,确定其都是海洛因单一药物依赖者。

 

研究结果发现,在0-back条件下,虽然三组被试在正确率上没有显著性差异,但是在反应时上发现三个月戒断组的反应时显著长于正常组,六个月戒断组与正常组不存在显著性差异;在1-back条件下,无论在反应时还是正确率上,两组戒断组的表现都显著差于正常组,且两组戒断被试之间没有显著性差异;在2-back条件下,虽然三组被试在反应时上没有显著性差异,但是在正确率上两组戒断组的表现都显著差于正常组,且两组戒断被试之间没有显著性差异。本研究的实验结果部分支持了研究假设,总体说明长期的药物滥用会使海洛因成瘾者的工作记忆受损;经过短期的戒断,海洛因戒断者的工作记忆并没有得到显著性的恢复。

 

海洛因成瘾者工作记忆存在损伤这一现象与以前的研究一致,同时在其他成瘾物质依赖者的研究中也得到了印证。比如:在大麻和阿片类依赖者中发现其工作记忆存在损伤,从而说明滥用药物能引起工作记忆的损伤。这种损伤可能是由于药物滥用导致与工作记忆相关脑区的异常。研究发现,在空间工作记忆中,大麻和酒精共用的个体与对照组相比,表现出更多的背侧前额叶(DLPFC)激活和前扣带回(ACC)失活,以及右侧额下回((IFG)和颞上回(STG)反应明显减少。工作记忆存在损伤,既会导致成瘾个体的控制系统减弱,使其不能有效地抑制药物成瘾个体由情绪自动化系统被药物或药物相关线索过度激活导致的冲动性觅药行为,也会导致对危险决策的评估不足,无法很好地预测其带来的负面后果,从而导致海洛因成瘾者对海洛因的觅药行为的产生,形成吸食海洛因损伤工作记忆,工作记忆损伤加剧海洛因的寻求行为的恶性循环。

 

与此同时,本研究发现经过短期戒断海洛因戒断者的工作记忆并没有显著性的恢复。在执行功能的其他方面的研究也佐证了这个发现,有研究发现,即使经过短期的戒断,海洛因成瘾者受损的抑制控制功能很难恢复,这可能是由于戒断时间较短执行功能相关脑区的损伤还没有得到恢复。同时,经过较长时间的戒断,成瘾个体的执行功能会有所恢复。比如,经过一年的戒断,海洛因成瘾者在字母Flanker任务中能更好地调用自己的认知资源和策略去处理冲突问题,经过四年的戒断时间,药物成瘾者的注意控制能力基本恢复至正常水平。

 

需要注意的是,我们也发现,在正确率上,0-back条件下不符合假设,三组被试在0-back上的正确率不存在显著性差异,从理论上来讲0-back任务并不是工作记忆任务,而是选择性注意任务,不完全属于工作记忆刷新指标,因此它的属性降低了它对工作记忆解释力度,而且实验任务简单可能引起了正确率的天花板效应。在反应时上,三组被试在2-back上并不存在显著性差异,这并不符合预期,可能是任务过于困难,造成了地板效应。虽然反应时由于地板效应导致没有显著性差异,但是在正确率上两组戒断组都显著低于正常组,综合下来两组戒断被试在2-back的表现仍然是差于正常组的。

 

综上所述,本研究发现,长期的药物滥用会使海洛因成瘾者的工作记忆受损;经过短期的戒断,海洛因戒断者的工作记忆并没有得到显著性的恢复。未来研究可以选择纵向追踪研究来探讨戒断时间更长的海洛因戒断者其工作记忆的可恢复性问题。

文转自《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904

不过,话说回来,咱们前段时间拜访的国内某知名药物研究中心,就已研制出中药针对各类毒品对大脑造成的损伤,其中就包括了记忆力的恢复,也有缓解焦虑和暴躁脾气,修复神经系统。这个中药的配方已经通过专利审核,并且原理主要是通过对肝脏、肾脏、神经系统代谢方面调理,来达到对毒瘾患者整体的康复。这是西药无法比拟的,也直击了目前新型毒品“无药可医”的情况。

 

根据以往客户的咨询,我们深知不少戒毒机构或精神卫生中心,都会开精神病药物给毒瘾患者来戒毒,殊不知吸毒导致的精神障碍虽然和真正的精神病患者类似,但两者病例是不同的,如此用药,令人乍舌。

 

如果您想了解这个中药的配方,或者想去这个药物研究中心学习,找咱工作人员吧。

 

有什么药可以戒海洛因 

 

戒冰毒后一直睡觉怎么办

心理戒治